新闻中心 > 新闻详情

工作服的“辉煌年代”


来源:品牌营销中心    更新时间:2019-09-05 15:20:25   浏览次数:304

现在的工装五花八门,质地越来越考究,式样越来越时尚。有些企业现在的工装如果不是服装上的商标和企业名称,几乎赶得上名牌服装了。但可惜当时,工装的社会地位却正好于这种质地和式样成反比。现在人们除了上班和出席一些单位举行的大型活动穿着之外,其他的一些私人场所,出门走亲访友参加一些社交活动等,却都不好意思穿出门了。一个最简单的理由,就是没面子。谁家里没有几套衣服?穿着工作服出门,家里是不是“混”得没衣裳穿了?
现在看来穿着工作服出入社会是“丢人”,但要是放在几十年前,尤其是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直到八十年代的上半叶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那时候的工作服没有现在的质量好,基本上都是劳动布的面料,式样更是“土得掉渣”,但是穿在身上却丝毫不亚于今天的任何一种世界名牌服装。因为一套工作服穿在身上,那就是一种社会地位,是拿工资的商品粮户口,别看工资不高,但一个人就能养活一大家子。在农村,谁家有一个“大工人”,在村子里讲话都是“沉甸甸”的。工人不仅到月就能开工资,拿着粮本到粮站就能买到平价粮,而且工人是领导阶级,在老百姓的眼中,工作服也就是“干部服”,而且再普通的工人都远比“大队书记”“公社领导”们 “吃香”得多。
那时候企业厂矿经常按照上级要求向农村派驻“工作队”,有些企业从自身的利益考虑,一般品质优秀,能干的领导和工人不派,专门派一些老弱病残或车间不好安排的人员去“滥竽充数”。好在一些地方要求不严,企业只要派人了,自己负责吃住,不给农村生产队增加负担就行了。笔者当时的企业里有一个老洪头,五十多岁,干瘦干瘦,老婆也离婚了,工作没精打采。而正在这时,厂里要组织工作队下乡,找不到“合适”的人,领导一拍脑袋,就派老洪头了。就这样老洪头摇身一变就成了“工作队”了,和其他几个企业派出的人一道,去了离市区一百多里的一个偏远农村。老洪头走的时候就是一身劳动布的工作服,其实一向不太讲究的老洪头也没有别的衣服。
但是,让全场一千多号领导和工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,半年过后,老洪头回来了,而跟在老洪头身后竟然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一问才知道这是老洪头刚刚娶的老婆。人家就在老洪头“工作队”下去的那个生产队,不仅是当地的一枝花,还是一个小学教师呢。让人们不解的是,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大姑娘,到底看上年过半百的老洪头哪点了。老洪头在厂里不仅“混”的不怎么样,女人更没有看得起他的,原来的老婆之所以跟他离,原因就是因为他有点窝囊。没想到现在走“桃花运”了。许多年以后,这位当年的“一枝花”才向人们吐露心迹,当初之所以看上老洪头,并跟他结婚。看上的就是他那一身工作服。自己虽然是小学教师,但并不是正式教师,离不开农村。而跟老洪头结了婚,立马就能离开农村,到城里生活了。
那时的工作服不仅显示了拿工资和商品粮,更有一定的“政治地位”。记得有一次我们车间的又一位钳工师傅有急事要进县政府办事。因为是在工作期间,工作服很脏,油腻腻的。一进政府大院被门卫拦住了,死活不让他进。这位师傅也是一个“拧劲头”,就在大院门口闹将起来,还给门卫扣上一顶“看不起工人阶级”的大帽子。恰巧县长也是一位工人出身的“火爆性子”,一看这种情况当时就炸窝了。不由分说把门卫一顿臭骂,更把政府各部门召集到一起,指着一身油腻的工人师傅对他们说,别看他衣服上全是油腻,这才是劳动人民的本色,才是真正的工人阶级,这种工作服,也是我们社会最光荣最神圣的服装。
一席话,通过广播传遍全县,又被上级报纸电台广为宣传。这下我们劳动布的工作服更了不起了。一次,我和工友们下班以后在自来水管前洗工作服,一位老师傅抖抖破旧的工作服说。这哪是我们干活穿的衣裳呀,分明就是龙袍呀!一句话,让我们口口相传了很多年,也给了我们工作服一个龙袍的雅号。有人把工作服垫在屁股底下坐着,另一人就会说,你怎么这么“棍”,把我的“龙袍”坐在屁股底下。而从此以后这种劳动布的工作服在乡下又有了一种不同的“神圣地位和意义”。我的一位表嫂就因为这样的“龙袍”而“抱憾终身”。
我的那位表哥虽然脑筋活络,能说会道,家境也不错,就因为长相实在“拿不出手”而找不到对象。舅舅想了很多办法,相了不少姑娘,人家都不愿意。一次,表哥来我家走亲戚,一眼就看中我刚下班脱下挂在门后的工作服了。不住的央求我把这件工作服借给他穿几天。我说柜里面有我新买的几件衣裳,你随便穿,要那一件又脏又破的工作服干什么?表哥“哟”了一声说,你不知道。在俺们乡下,姑娘家就吃这一套。我取下工作服,掏出上衣袋里还剩下的满是油腻的半包烟,表哥连忙说,别动,就放在那里,回头我给你买一条。我实在搞不清楚表哥的意思。答应了以后,表哥拿着我的工作服还有半包烟喜滋滋地走了。
没想到两个多月以后,我忽然接到了表哥要结婚的喜帖。心里说,就表哥那个样子,找到对象也不定是什么样的‘歪瓜瘪枣’呢?谁知到了结婚的那天,一看新娘子我当时就傻眼了。进门的新娘子活脱脱一个“刘晓庆”。甚至比“刘晓庆”还有味道。面对来客大大方方,喜笑颜开。又是递烟,又是拿糖。再看我那表哥,虽然腰板直起来了,也比武大郎高不到哪里。这分明是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了。抽空我把表哥拉到一边问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姑娘眼不瞎吧?表哥脖子一拧,对我说,不是她哭着闹着要跟我结婚,我还不愿意娶她她呢。又悄悄地对我说,这都的感谢你那一件工作服和半包烟。以后你就知道了。你算帮了大忙了。
后来我真知道了。原来相亲那天,表哥演了一幕欲擒故纵的把戏。相亲的时候,人家姑娘已经等候多时了,他才急急忙忙赶去。穿的就是我那件油腻腻的工作服,一见面,表哥就说厂里正忙,就请了一个小时的假,那边还有一个姑娘等着呢。说着掏出那揉的皱巴巴的半包烟,满屋发了一遍,自己又点了一只,一副熟练的派头。就这个阵势还真把人家姑娘“唬”住了。在此后的交往中,表哥每每故伎重演,直至结婚,人家还把他当成拿工资吃商品粮的国家工人呢?我气愤地说,人家以后知道,我看你这么做人?我又怎么见人家?表哥不以为然地说,生米做成了熟饭,她又能怎么样?
不得不佩服为这位武大郎式的表哥,据说结婚三天后人家就明白了。一哭二闹三上吊,表哥理亏,又哄又劝又许诺,凭他的能说会道,“生米又做成了熟饭”,还真把人家姑娘留下了,更因为表哥始终像宝贝一样的供着人家。最终表嫂还真死心塌地的和他过日子了。一年后,还生了儿子,小日子越过越红火。不过,就为这事这表嫂始终对我耿耿于怀,而我也一直没敢往表哥家去过。2000年前后,表哥家娶儿媳妇,打来电话让我无论如何要去喝喜酒。电话里表嫂爽快地对我说,你一定得来,没有你我怎么会嫁给你表哥,又怎么会有儿子?我尴尬地说,这也是你的福气。表嫂没好气地说,也就是,当初俺也是十村八里一枝花,人家都叫我潘金莲,我还纳闷呢,想不到是变着法子骂我呢!我咋就相中了你表哥这样的‘武大郎’呢?



需要定制、采购工作服、劳保服相关产品及资料的用户,可拨打公司服务热线:028-61416833,18108113318(微信);并且还可登陆公司官方网站:www.cdhrfs.com;我们期待您的来电及咨询,您的满意是我们服务的宗旨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


【微信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资讯】